极品黑客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曹雪芹 > 正文内容

他的爱情,让我心疼到不行

来源:极品黑客网   时间: 2021-10-06

  安静的看完这个故事好吗?
  
  <一>.十七岁前,每日每夜,我都会做同一个噩梦。
  
  梦里,漫天漫地的蔷薇花开的盛大而壮观,而花身上尖利的刺,却张牙舞爪的朝我扑来,仿佛要刺破我的皮肤,我穿着白色的单薄的睡衣,赤着脚,不停的尖叫奔跑。
  
  在逃到一个高塔顶端时,蔷薇花的利刺就会全部乖乖收拢,花朵繁盛而细密的开放,而我被困在高塔顶段,除了能站在一扇微小的窗边朝下望,剩下的只有冰凉。
  
  这些冰凉,让我每夜都在黑暗中惊醒,然后使劲拉紧棉被,而眼睛也习惯盯着阁楼顶端的小天窗,只有看到恬静的星星挂在寂静的暗蓝色天空时,才会觉得心安。
  
  不知道是不是夜晚的恐惧与害怕,让我在白天格外的嚣张反叛。
  
  <二>.十七岁,我在C市的实验高中念高三。
  
  彼时的我,惹是生非,张扬跋扈。
  
  耳朵上挂满七彩耳钉,衣服上印着大大的骷髅头,经常把玩的东西就是火机,笑声张扬放肆,是出了名的“不良学生”。
  
  而秦含含,C市所有大小中学连考的第三名,是实验高中以高价从别的学校挖过来的。
  
  我这样的坏学生,对这样的事情本是不关注的,但秦含含来的那天,我碰巧迟到,刚走进校门,就看到从校长豪华轿车里走下来的她。
  
  穿简单的白衬衫,带着潮流的无框眼镜,还挎着一个的黑色包。
  
  校长看到我厉声道,安泽熙,你又迟到了。
  
  我嚼着口香糖摇头晃脑,知道啦,我马上进班。
  
  刚走两步,就听到他在身后叫住我,等下,这是你新同学秦含含,你把他带到班上吧。
  
  我回过头,就看到秦含含傻傻的看着我,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
  
  你跟我来吧。
  
  估计校长跟班主任打了电话,还没走到班门口,就看到班主任站在那里笑的一脸春风得意。
  
  她拉着秦含含的手表现的跟个慈母似的,秦含含啊,我是你的班主任,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说。
  
  我提着书包翻了个白眼,前脚刚迈进班门,就听到她跟个巫婆一样在身后怒气冲冲的吼道,安泽熙,又迟到,到后面站着听课。
  
  新来的秦含含,被班主任安排到班里最中间的位置。
  
  而我,依旧坐在最后一排,时不时的还要站着听课。
  
  每次看黑板时,我的眼睛都会扫到秦含含的后脑勺,然后就会无聊的想,她的头发也不知道在哪儿剪的,看起来可真傻。
  
  不过这一点不阻碍他的人气,依旧会有男生在背后或张扬,或羞涩的议论他。
  
  对这些议论我总是嗤之以鼻,她有什么好,看起来就是一脸傻傻的样子。
  
  即使后来有天下午,她曾救了我。
  
  因为我在学校横行霸道滋扰生事太多了,仇人是一拨接一拨,所以,那天下午放学,我被堵在学校门口的拐角处也不算是意外。
  
  为首的是班里的一个男生,没事总爱乱嚼舌根,在背后骂我安徽哪所医院治疗癫痫刚好被我听到,于是就领着一群哥们呼他了几巴掌。
  
  没想到这厮会反过来报复。
  
  不知道从哪儿找了几个大个子,他还挂在其中一个虎背熊腰民工的脖子上,笑得一脸得意,哎呀,这不是大帅哥安泽熙吗。
  
  我听到他说的话一闭眼就想天黑,竟然被这家伙片子逮到了,苏唏那家伙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看架势今天肯定跑不掉了。
  
  在那群人扑上来的时候,当我的脚背狠狠的踢了一下的时候,正在我以为我肯定完蛋的时候,听到不知谁喊了一声,老师来了……。
  
  人群立刻一轰而散,我全身散架的靠在背后墙壁上,腿上身上痛的仿佛火烧一样。
  
  我暗暗发誓那小子够狠,妈的,改天我不叫好人手废了他。
  
  正在低头检查伤势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双白球鞋,我抬起头,就看到了秦含含。
  
  那天的夕阳格外温柔,从秦含含的头顶打下来,她站在柔软金黄的光环里,纯净洁白。
  
  她利索的蹲下身看看我的伤,说我叫车送你去医院。
  
  我愣了一下,还是听话的跟了上去。
  
  他扶着我,她轻声说,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以前放学不是都和你朋友一起走的吗?我答非所问的说,秦含含,其实你还是很漂亮的的。
  
  她不再吭声,闷着头向前走着,我能感觉到到他大口的喘息,和咚咚的心跳。
  
  我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期间秦含含有去看我,拿着课本说要给我补习。
  
  我闭上眼睛说我累,我想休息。
  
  然后她就不再说话,在旁边沉默的坐一会儿,我假装睡着时,她就会安静的推门出去。
  
  即使她救了我,我对她还是没什么好感。
  
  我觉得,我喜欢的女生,不是这样的吧。
  
  她太乖了,我喜欢的是很强势的那种。
  
  所以,出院后,我和秦含含依旧是普通同学,我依旧会在眼睛扫过她后脑勺时在心里嘲笑他,依旧会在别的男生谈论她时撇撇嘴。
  
  <三>.而何倩儿的出现,符合了我所有的幻想。
  
  清脆的放学铃声过后,安静的校园瞬间沸腾起来,尖叫声,嬉笑声,从各个角落传出来,不绝与耳。
  
  窗外的树木苍绿,凤凰花在夕阳下开的如火如荼,我收起对着窗外发呆的目光,开始慢条斯理的收拾书包,然后和一群哥们勾肩搭背的走出校门。
  
  在人群川流不息的校门口,停着一排黑色的摩托车,为首的是林初年,何倩儿貌似是她什么我不知道。
  
  站在他的背后看起来很酷。
  
  从学校出来的学生都好奇的朝他们看,可她丝毫不在乎的靠在摩托上叼着烟,看着我走出校门时,她笑的一脸痞痞,冲我喊道,安泽熙,听说你飙车技术不错,玩一下吧。
  
  在这之前,我和她,只在一些场合打过照面,并未说过半句话。


  
  但听到他这样略带挑衅的话时,还是豪不犹豫的把包扔给了苏唏,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骑上了摩托车。
  
  这时却听到身后有人急急的喊,安泽熙……我回过头,看到神情焦灼的秦含含。
  
  她停顿了一下,嗫嚅道,老师说让我给你补课的。
  
  我挥了手,不用了。
  
  然后骑着摩托车,扬长而去。
  
  那天下午,我和何倩儿,还有她一群混混一直在郊外宽敞的大道上疯狂的飙车,我的技术决不亚与他们任何一个。
  
  夜色降临时,大家都累的停在路边喝酒,何倩儿走上前搂住我的肩膀说,你这样的男人我喜欢。
  
  她不是叫我男孩,也不是叫我男生,。
  
  而是直接叫我男人。
  
  虽然会觉得别扭,但那一刻心里却也欢喜的厉害。
  
  然后我就看到周围她的混混一起低下头,齐声喊道,大哥好。
  
  何倩儿转过头,含笑看着我,怎样,要不要接受我呢。
  
  也许是这样壮观的场面满足了我,也许是何倩儿干净明亮的眸子蛊惑了我,那一瞬间,只觉得感动好象铺天盖地,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从那天开始,我正式升级为何倩儿的男朋友。
  
  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因为我和何倩儿都是那样不良。
  
  只有秦含含,在上课时,给我传来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秦含含,我觉得她不适合你。
  
  我嗤笑,回道,难道你适合我吗。
  
  她没有再回,低下了头,我从后面清晰的看到她的耳朵红成一片。
  
  直到放学时,她走到我身边,轻声说,泽熙,这周日是我的生日,你能陪我一起过吗?好啊。
  
  我爽快的答应着她。
  
  抬起头看她的眼睛,她立刻慌乱的转过眼说,谢谢你,我先走了。
  
  秦含含生日那天,我带着一群哥们等在与她约定好的餐厅。
  
  秦含含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带一群人来,坐在那里木讷的挠着头说,你们先点菜吧。
  
  苏唏他们们就一窝蜂的扑向菜单,最后我看了下菜单,眼睛都直了。
  
  我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神情拘谨的秦含含,心里有点愧疚。
  
  在中间我上洗手间时,看到秦含含在柜台边问收银员,小姐,我能不能明天送钱来?那一刻,我低下头,忽然难过又心酸。
  
  我坐了过去,掏出我的一大叠钞票,付了帐收银员给开了发票,她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收银员说,那个钱可不可以换给他。
  
  我明天真的过来给你。
  
  我走过去拉着她,说。
  
  走。
  
  那天吃完饭,是我送秦含含回家的。
  
  她说,你等下我现在就去拿钱给你秦含含……我定定的看着她说,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是我故意耍你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秦含含低下头,嗫嚅道,只要……你快乐就好……我说,今天这个事就这么算了。
  
  不然我以后不理你了她无奈地说好你不要喜欢我,我不会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真的。
  
  我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较好假装看不到秦含含眼里忽然像潮水一样漫上来的忧伤,说完就转身走了。
  
  当我朝后张望,看到秦含含站在原地愣了好久,干净洁白的脸覆盖着浓重的难过。
  
  在她转身走的时候,我的眼泪就突然掉了下来。
  
  我觉得我真是十恶不赦,我伤害了这样好的一个女孩。
  
  可是,秦含含,你的世界,不适合我飞翔。
  
  我要的,你给不了。
  
  <四>.天气逐渐开始变冷,沉闷的天空,偶尔会有飞鸟萧瑟的掠过。
  
  倩儿的出现,并没有让我的噩梦有所停止,我早上依旧顶着黑眼圈苍白着脸去上课。
  
  倩儿总是问我晚上做什么,是不是没睡好。
  
  我跟他讲起那个日日夜夜纠缠我的噩梦,以及我的恐惧与难过。
  
  末了,倩儿揉着我的脸问,你印象里对蔷薇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没有。
  
  咿?你额头怎么会有一道伤疤?她微微撩起我额前的发惊诧的问。
  
  我摸了摸伤疤,一点感觉都没有,其实我也不清楚,小时候的事了,好象是摔倒时磕着了,所以留下了一点痕迹,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你晚上睡觉前一定记得喝杯牛奶,会对睡眠有好处。
  
  谁都没想到倩儿会与我在一起这么久,以前的倩儿,骄傲,目中无人,一周换一个男朋友。
  
  而现在她,会安稳的微笑,会温柔的抚摩我的脸,会轻轻淡淡的叫我泽熙会为了我喜欢的吃的在厨房忙一下午。
  
  在我问她为什么会待我如此好时,她会坚定的说,因为你值得。
  
  我再也没有听过比这个更动听的情话。
  
  眼泪会无声的覆盖眼睛。
  
  我和倩儿一起上课下课,一起逃课飙车。
  
  不再有时间去观察秦含含的后脑勺。


  
  偶尔抬头看黑板时,会看到秦含含转过来的头,她的眼睛,那样的悲伤,我只能转过头装作视而不见。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对秦含含有所亏欠。
  
  即使她就那样不说话,我都会觉得愧疚。
  
  不知道谁把秦含含生日那天送我回家的事告诉了倩儿。
  
  那天放学,倩儿上了我的车时,秦含含刚好从学校门口走出来。
  
  倩儿转过身来问我,安泽熙,她是不是喜欢你?我转过头去,跌进秦含含漆黑如墨的眼睛,她正在朝这边看,我尴尬的低下了头。
  
  倩儿却扬起下巴,冲秦含含喊道,喂,你是不是喜欢泽熙?但是现在她是我的男人,你不要再骚扰他。
  
  一刹那,我看到秦含含的脸红红的,她拉了拉肩膀上的书包,看我了一眼,低下头走了。
  
  倩儿,你这样让我很难受。
  
  在风吹向我的脸时我对她说。
  
  泽熙,我只是告诉你是我男朋友。
  
  倩儿转过身,握了握我的手。
  
  可是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有点难过,有点讨厌倩儿这样的做癫痫开颅手术要花多少钱啊法。
  
  我想起秦含含走的时候望我那一眼,有深不可测的忧伤。
  
  倩儿,我觉得我并不比你以前的男朋友任何一个好,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待我这样尽心尽意?泽熙,我说过,你值得,我喜欢你。
  
  倩儿说完转过身不再看我。
  
  说。
  
  开车。
  
  天气越来越冷了,有风会从车窗户渗进来,冷冷的,好象细微的针划在皮肤上。
  
  夜晚的噩梦越来越变本加厉,醒来时,即使看着夜空,看着零星的星星,我都会觉得惶恐,好象,将要失去什么似的。
  
  而白天我在课堂上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每每醒来,都会手脚冰凉。
  
  但是有天当我昏昏欲睡时,竟然从前排传来一个很大的,可以将整个膝盖覆盖的暖水袋,里面装满热水,摸着暖暖的。
  
  我抬起头时,就看到秦含含冲我安静的微笑。
  
  暖水袋上还有他写的一行字,小心着凉。
  
  我想除缺这件事,高三的前半年里,我和秦含含未再有交际。
  
  轰轰烈烈的期末考试,以及伴随着大雪一起来的新年。
  
  一下子,就仿佛将我们隔的好远。
  
  整个寒假,我都蹲在家里日夜上网,游戏突然,倩儿打电话过来说。
  
  泽熙,秦含含要挂了我正嗑瓜子嗑的舒服,我说,何倩儿,我告诉你,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但不要诅咒她,这大过年的,你有没有人性啊。
  
  泽熙,她真的要挂了,骑车被撞到了,现在还在医院呢我说何倩儿,你他妈的有完没完……然后就突然的哽咽了,用力的把电话摔在墙上。
  
  妈的,何倩儿你这个混蛋,秦含含怎么会挂呢。
  
  她学习那么好,她还要考北大考清华,你他妈的不要诅咒她!五.可是,即使不相信,那天晚上我仍是一夜未睡。
  
  我定定的坐在电脑前,在班级群里,大家都在说新年好时,不知道谁冒出了一句,秦含含不回来上学了。
  
  然后,那么多人的群里,突然像坟墓一样寂静,再也没有人说话。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人像我一样开始对着屏幕流眼泪。
  
  初一,天没亮,我就打听了秦含含家的地址,开着车车朝他家方向行去。
  
  下车后,冬天干冷的风吹进我的脖子里,生疼生疼。
  
  他家是个独立小院,像个别墅从周围人口中得知,我才知道,秦含含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治疗,病情很严重。
  
  忽然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难过。
  
  我开着车,超速的向那医院冲去,找到她的时候,她妈妈坐在她的病床旁边,一脸哀伤。
  
  我俯下身,痛哭失声。
  
  秦含含,这一次,是我想将你寻回,可你,会不会将我丢弃。
  
  在什么时候,你已经进驻了我的心里,而且,是我从来没有发现的根深蒂固。
  
  是在第一次见面看到你局促的表情时,还是你将我从人群中送我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bdczb.com  极品黑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